媽媽來到美國,卻成了黑人幫派的性奴和精液公廁 [1/10]

洗手間里的媽媽(一)

  「內容簡介」我媽媽跟著我來到美國,卻在短短幾十天內成了黑人幫派的性 奴和精液公廁,以至后來因奸成孕,生下黑人的雜種並開始分泌乳汁供淫辱她的 人享用,恥辱的陷入永遠無法脫身的淫欲地獄.

  如果不是來美國,我媽媽是一個普通不過的中年婦女,到美國時她剛剛年滿 55歲,從她工作了三十多年的中學英語老師崗位上退休。我媽媽跟我爸爸結婚三 十年,生養了我和我哥哥兩個孩子。除了我爸爸以外,她沒有和別的男人發生過 性行爲。我爸爸的精力有限,因此我媽被肏得不頻繁,過了45歲后更是稀少,一 年能有幾次性生活而已,每次也就是幾分鍾草草了事。我媽媽實際上是個性欲很 強的女人,但因爲我爸爸不能滿足她,又由於道德觀念的約束和自己心里放不開, 我媽媽只好一直壓抑自己的性欲。

  我是我媽媽32歲時生的。我哥哥比我大三歲. 那年大學畢業后,我拿到美國 一所大學的獎學金,來到美國讀書。正好我在美國的大舅舅給我媽辦了快十年的 綠卡通過了,因此我媽媽退休以后也於次年五月來到美國,跟我住在一起。我爸 爸暫時不能來,因爲他是一個研究所的總工程師,還有五年才能退休。大舅舅來 美國快20年了,在一家公司當中層經理。

  我媽媽不願給大舅舅他們家添麻煩,而爸爸一個人在國內的工資不夠在美國 的開銷,決定出去自己掙錢. 而大舅舅正好有一個朋友在我們那個城市開中餐館, 就介紹我媽媽到他朋友的餐館里打工。

  我們住的那個城市曾經是美國工業發達的象徵,現在明顯的破落了。那個中 餐館附近也慢慢蛻化成黑幫橫行,罪惡氾濫的黑人區,有70% 的黑人人口。店主 老王,也就是我舅舅的朋友,靠著這一家小小的餐館勉強度日,沒有打算也不可 能搬離這個地方,況且雖然是黑人區,但生意還過得去,就是沒什麽人願意來這 里打工,上一個跑堂的干了兩個月就跑了。於是王太太親任大廚兼跑堂,老王自 己負責送外賣. 我媽媽來了以后,就當跑堂兼廚房的幫工,每天從中午開始,一 直干到晚上9 點多。

  有一件事情,老王和王太太沒跟我舅舅和我媽媽提。這附近有一個黑幫,幫 派的成員90% 以上都是黑人,他們向附近的小業主們收保護費,偶爾來吃吃霸王 餐。除了這些以外,他們這個幫派的成員還對黃皮膚的女人有特殊的嗜好,有時 就在店里光天化日之下調戲女服務生。

  我媽媽到老王餐館工作的第三天中午,一個叫Kevin 的黑幫成員不知道哪根 筋搭錯了,決定來老王的餐館吃午飯。事實證明他不僅僅得到了一頓霸王餐。當 我媽媽給他上菜的時候,他的眼睛就直了,因爲我媽媽穿著國內帶來的吊帶連衣 裙,白嫩的香肩和蓮藕一樣胳膊都露在外面。當時是六月份,天氣已經很熱,只 有這樣穿才感覺涼快一些。

  我媽媽走路走去的端菜,收拾桌子,收錢,全然沒注意到Kevin 一雙邪惡的 眼睛正死盯著她。甚至她壓根就沒注意到Kevin 這個顧客跟其他顧客有什麽區別, 除了老王看到Kevin 以后就告訴我媽媽不要收他錢.

  好容易忙過中午最忙的時候,我媽媽這才覺得膀胱脹的厲害,需要上廁所。 她跟王太太說了一聲,急急的往后面的洗手間走去。

  洗手間是男女通用的,一次只能容納一人。我媽媽看到兩間洗手間都沒人, 就慌慌的打開第一間的門進去。當她回身剛要把門關上,突然看到一個高大的黑 人把門一推,跟著她擠了進來。我媽媽立刻驚呆了,剛說”Ex ……excuse me”, 那黑人反手就把門關上而且反鎖.

  不用說,那高大的黑人就是Kevin.他二十幾歲,身高六英尺四英寸,光頭, 穿著髒兮兮的圓領T 恤和牛仔褲,身體很結實,體重至少有兩百多磅,身高一米 六零,體重一百二十斤的我媽媽在他面前象小孩對大人一樣,更不用性別和年齡 的差異,使力量的對比更加懸殊。

  Kevin 關門的一瞬間,我媽媽就明白要發生什麽事了,她尖聲呼救。事實上 一牆之隔的廚房里的王太太已經聽到我媽媽的呼救聲。她沒想到那個黑人會對我 媽媽這樣一個歲數足可以當他媽媽的中年婦女霸王硬上弓,不過她還是沒有來救 我媽媽。不但沒有來救我媽媽,王太太反而把通向后面衛生間的走廊入口攔住, 挂了一塊木牌,上面用英文寫著”Employee Access Only”,這樣別的顧客就不會 到后面去,聽到什麽動靜或者打擾Kevin 的好事。

  事實上我媽媽剛叫了一聲,就被Kevin 一個巴掌打得噤了聲,緊接著用牆角 的抹布堵住了嘴。Kevin 把我媽媽推到牆邊,抓住她的吊帶往下一拉,連衣裙就 被扒到腹部,讓她上體裸露,白色32C 杯乳罩下的雙峰高聳著。因爲穿著吊帶裙, 我媽媽的乳罩是沒有肩帶的,Kevin 雙手往上一撸,乳罩就被掀開,彈出兩只圓 滾滾的雪白乳房,中間夾著深深的乳溝。我媽媽的乳房有點下垂,但绛紅色的長 乳頭還翹著,周圍褐色的乳暈隆起,等待男人的吮吸。可惜我媽媽長了這麽好的 乳頭,好久都沒人吮吸過了,今天便宜了這個黑人。

  Kevin 把我媽媽裙子掀開,露出她白嫩光滑的大腿。我媽媽年紀雖然不小了, 但身子保養得很好,尤其是衣服下面平時看不到的地方,沒有臉上細細的皺紋, 也很白皙。這麽說把,把我媽媽頭蒙起來,剝光衣服,說她只有三十多歲,也會 有人信。她的臉蛋年輕的時候挺好看,是鵝蛋型的圓臉,現在雖然多了一些皺紋, 也沒有年輕的時候白,但還是顯得比同齡人年輕,尤其在黑人的眼里.

  (第一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