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隊裡的淫蕩四川女兵們

  我以前所在的部隊是一個軍級的機關,我在警衛連。機關裡有一些女 兵,軍隊的生活很單調,也很寂寞,這些女兵自然成了平時我們議論的對象, 議論最多的是衛生所的兩個護士。都是四川人,一個叫鍾小紅,一個叫鄧潔。 她們兩個長相和身材在機關裡所有的女兵中是最出眾的,皮膚白皙,寬大保 守的軍裝也遮蓋不住她們迷人的身材,尤其是每天早晨出操的時候,腰間紮 上武裝帶,更把她們豐滿的胸部襯托出來,跑起步來,豐滿的乳房歡快的上 下跳動,惹的我們這些血氣方剛的男兵們垂涎三尺。像所有的男兵一樣,自 從見到她們兩個,我就被她們深深的吸引,無數個寂寞的夜晚,她們成了我 自慰時性幻想的對象。

  她們兩個的宿舍在我們警衛連宿舍的對面,我們一間不大的宿舍裡擠 了四個人,而女兵比較少,所以她們兩個人住一個房間,我們住三樓,她們 在對面的二樓。居高臨下,宿舍裡的幾個兄弟常常趴在窗台上向對面偷窺, 距離比較遠,看的不是很清楚,但是大家還是樂此不疲。偷窺完了就躺在床 上自慰,讓熊熊的慾火在對她們的幻想中發洩出來。

時間長了,只是在幻想中自慰越來越不能滿足我的慾望,佔有她們兩 個的慾望越來越強烈,常常一個晚上要自慰兩次才能讓心中的慾望平息下來。 可是第二天白天只要一看到她們,那豐滿的胸部,和肥大的軍褲下渾圓的屁 股,又讓我的心中的慾火開始燃燒。

我開始醞釀我的迷姦計劃。第一步是配她們房間的鑰匙,這並不難, 我用橡皮泥在她們宿舍的鎖孔中做了模型,然後去配了鑰匙,經過試驗可以 順利的打開房門。第二步是去衛生所偷來了一瓶安眠藥,把藥片撚成了粉末, 我請教過醫生,計算過藥量,這些藥粉分給她們兩個人應該可以讓她們昏睡 很長時間,但不會有什麼危險。

一切準備就緒,我開始等待機會。部隊每個星期要放兩場電影,一個 星期六的晚上照舊在禮堂裡放電影,我記得好像是一部國產的愛情片。趁著 大家都興致勃勃的看電影,我偷偷的溜出了禮堂。回到宿舍帶上了我需要的 東西,然後偷偷溜進了對面的宿舍樓。

藉著樓道裡昏暗的燈光,我掏出鑰匙打開了兩個女兵的房門,然後把 房門反鎖。房間裡有一股女人特有的味道,我沒敢開燈,從兜裡摸出小手電, 然後把準備好的藥粉倒進了一個綠色的暖瓶中,瓶中有大半瓶水,我把水搖 勻,藥粉很多,水顯得有些混濁,可是少了我又怕起不到作用,管他呢,就 這麼著了,我把暖瓶放會原處。

做完這一切,我才感覺到心跳的厲害,我坐在一側的床上穩定了一下 心神。這是鍾小紅的床,床頭的被子整整齊齊得疊成四方塊,我趴在被子上 聞了一下,被子上有著淡淡的幽香,我撫摸著被子,嗅著上面的氣息,想到 今晚就可以在這裡肆無忌憚的撫摸這兩個我朝思暮想的女兵,我不禁慾火升 騰。

我在房間裡待了大概十分鐘,最後又檢查了一下,確認沒用問題,整 理好鍾小紅的床,悄悄的溜回了禮堂繼續看著那個無聊的電影。我根本不知 道螢幕上在演什麼,只盼著電影早點結束,那是我看的最無聊最難熬的一場 電影。

我回到宿舍,像往常一樣去洗漱間,洗漱完畢,然後裝作若無其事的 躺在床上。不一會兒,外面想起了熄燈號,那晚的熄燈號聽起來讓人心潮澎 湃,那舒緩的長音對我來說更像「衝鋒號」。整個大院裡的燈幾乎同時熄滅 了,我偷偷向對面的二樓望去,那個讓我心跳的房間的等也熄滅了,只留下 了鍾小紅床頭的檯燈。

天氣有點熱,她們沒有關窗戶,可以看到兩個人影在房間裡晃動,兩 個人坐在床頭好像在聊天,我心急火燎的等待著她們去拿那個綠色的暖瓶。 兩個人大概聊了十分鐘,終於看到鍾小紅站起來從桌子下面拿出那個綠色的 暖瓶,我的心開始狂跳不已。鍾小紅背對著我,從她的動作我可以判斷她在 沖牛奶,然後是鄧潔……兩個人坐在床上邊喝著牛奶邊聊天,兩杯牛奶終於 被喝完了,看來她們並沒有發覺有什麼異樣,又過了一會兒,房間裡的燈熄 滅了……

我躺在床上假裝睡覺,輾轉反側地堅持了近一個小時,宿舍裡的弟兄 們早已都進入了夢鄉。估計那藥力現在應該發作了。我悄悄的起床,溜出了 宿舍……。順著樓間的黑影,我偷偷溜進了對面的宿舍樓,來到二樓她們的 門前。

開門時我的手一直在抖,費了好大勁才把鑰匙插入鎖孔,輕輕的推開 房門,然後把門反鎖,房間裡一片漆黑,兩個女兵細細的鼾聲在房間裡迴盪 著,我感覺自己的心快要從嗓子眼裡跳出來。我先走到鍾小紅的床前,藉著 窗外的月光看到她正平躺在床上,身上穿著一件白色的吊帶絲綢睡衣,白嫩 的肩膀裸露在外面,一條薄薄的毛毯半搭在身上,裸露的胳膊交叉搭在小腹 上,我的手在她的胳膊上輕輕撫摸了一下,沒用反應,我順著胳膊摸到她的 肩膀,摸著她的臉頰,還是沒用任何反應,我用力捏了一下她的耳垂兒,還 是沒用反應。我知道我已經成功了。

我一陣衝動,趴在她的身體上,吻住她的嘴唇,鍾小紅輕輕哼了一下, 我趕緊停止了動作,我趴在她的身體上,看著她的眼睛,眼睛緊閉,鼻子裡 依舊發出細細的鼾聲,我徹底放心了。又吻了吻她的嘴唇,然後來到鄧潔的 床前,鄧潔側身躺在床上,身上是一件深色的睡衣,因為很黑,看不清楚是 什麼顏色,身上沒用蓋其他的東西,我一樣先輕輕撫摸她的身體,然後稍微 用力在她的屁股上掐了一下,也沒用任何反應。我心中暗喜,我拉上了厚厚 的窗簾,房間裡有點熱,但是已經顧不了那麼多了。打開床頭的檯燈,把燈 頭壓底,讓燈光照在鍾小紅的身上,揭開她身上的毛毯,把她的身體放平, 我並不急於脫掉她的衣服,我要慢慢的欣賞。我把她的睡衣掀開,露出雪白 光滑的大腿,兩腿間是一條白色的內褲,不是很性感,我一直不知道女兵發 什麼樣的內褲,我們男兵發的都是那種又肥又大的綠色內褲,我曾想如果這 種內褲穿在女兵身上一定很滑稽。不過,就算發了,女兵也不大會穿那種東 西。我在鍾小紅內褲中間隆起的部位輕輕撫摸,臉在她光滑的大腿上來回摩 擦,那種柔滑的感覺讓我興奮不已。我的嘴唇在她的肌膚上貪婪地親吻著, 順著大腿吻到小腿,又吻到她的小腳上,那小腳好可愛,白皙豐滿的腳掌, 讓人愛不釋手。

撫摸了一會兒鍾小紅,我想起那邊床上的鄧潔,我又坐到了鄧潔的床 邊,若論相貌,鄧潔沒用鍾小紅漂亮,但是身材和皮膚,鄧潔要更勝一籌。 開了檯燈看清楚了鄧潔穿的是一件粉紅色的睡衣,樣式跟鍾小紅的差不多, 肩膀上只有細細的兩根帶子,下擺很短,僅能遮住半截大腿,鄧潔是側臥著, 豐滿的屁股正對著我,我掀開她的睡裙,雪白的屁股白的有些刺眼,我輕輕 在上面拍了一下,揉搓著她的屁股,心中暗暗得意,那些在睡夢中意淫的兄 弟們一定想不道,這兩個美人現在正被我玩弄著。

鄧潔老老實實的躺著,沒用一點反應,只是偶爾被我折騰的呼吸有點 不均勻。我伸出舌頭在她的嫩穴上舔弄,舌頭用力插入她的陰道中攪動著, 我的鼻尖正頂在她的小陰蒂上,我用鼻子揉搓著她的小豆豆,不一會兒,我 的鼻孔中聞到了一股淡淡的騷味,一股騷水從她的嫩穴中流出來,流進我的 嘴裡,我貪婪地把它吸吮乾淨,又一口含住她的陰蒂,舌尖在陰蒂頭上舔弄, 牙齒輕輕咬住它把它抻長,然後再深深含進嘴裡,我真恨不得一口把這個可 愛的小豆豆咬下來。

鄧潔的騷穴中源源不斷地流出騷水,我把中指插入她的騷穴中,她的 逼很緊,緊緊地夾著我的手指,我把手指用力插入陰道的盡頭,然後又來回 攪動,我的手指沒用並沒用遇到什麼阻礙,看來這個小騷逼早已不是什麼處 女了。這個問題已經被警衛連的弟兄們議論了很多次了,兩個美人各有千秋, 鍾小紅面容嬌媚,身材苗條,鄧潔皮膚雪白豐滿性感。真是讓人越看越愛, 我脫下鍾小紅的白色內褲,分開她的大腿,鄧潔的下身已經是光溜溜的,騷 穴間還流著晶瑩的愛液。鍾小紅的陰部顏色稍深,陰毛比鄧潔要多一點,但 絕不是毛茸茸的那種,陰毛很柔軟,有點捲曲。撥開陰唇,裡面的嫩肉也是 粉紅色的。我脫下了兩個女兵的乳罩,鄧潔乳房果然很大,我一隻手幾乎握 不住,乳頭卻很小,鍾小紅的乳房不是很大,但很結實,很有彈性的那種, 乳頭粉紅,比鄧潔的乳頭稍稍大一點。我兩隻手各握著一個女兵的乳房,用 力揉搓了一會兒,我早已堅硬無比的雞八在褲子裡漲的難受,我脫掉了自己 的衣服,大雞八從內褲裡跳出來,直挺挺得指向床上的兩個尤物。

兩個美人越看越愛,竟不知道該先操哪一個好,最後我還是決定先讓 漂亮的鍾小紅給我口交,我給鍾小紅的頭下墊了一個枕頭,鍾小紅漂亮的小 嘴是我的最愛,我忍不住吻住她的嘴唇,舔著她的舌頭,把她的舌頭吸進我 的嘴裡,用力的吸吮,吞嚥著她甘甜的唾液。然後我騎在她的身上,屁股壓 在她的乳房上,扳著她的頭,龜頭頂開她的嘴唇,大雞八慢慢插入她的小嘴 中……哦……

看著我朝思暮想的美人含著我的雞八,我不禁興奮地叫出聲來。我雙 手抱著她的頭,來回晃動,雞八在她的小嘴中進進出出。這個姿勢可能讓鐘, 小紅很難受,她的眉頭皺了起來,鼻子裡發出嗚嗚的聲音,開始我還怕她醒 來,動作不敢太猛,可是從龜頭上傳來的陣陣快感,讓我興奮異常,我無法 停止我的動作,慾火中燒的我已經顧不了那麼多,我只知道把我的雞八瘋狂 地插入,一陣陣快感傳遍全身,我感覺我馬上就要射進她的小嘴裡,不能射, 我還沒用操到她的小騷逼呢,我趕緊停止了動作,把她放好,然後趴在她的 身上喘著粗氣。

我端詳著她的小臉,忍不住又吻了吻她的嘴唇,緊緊把她抱在我的懷 裡,我的雞八就頂在她的兩腿之間,索性就先操她一下,我把龜頭頂在她的 騷穴口上,想插進去,可是她的騷逼裡沒用分泌物,很乾,插了幾下都沒用 插進去。看了看旁邊昏睡的鄧潔,我決定還是先插她,鄧潔剛才被我舔過, 插起來不會這麼費勁。我趴到了鄧潔的身上,用手指在她的騷逼裡摸了摸粘 粘的騷水還粘在裡面,只是不夠多,我把她的陰唇重新含在嘴裡,舌頭插進 去又舔弄了一會兒,鄧潔的騷逼又回復了活力,一股暖暖的騷水又流進我的 口中,事不宜遲,我分開她的雙腿,龜頭頂在她的陰唇上,沾滿她的愛液用 力頂進她的嫩穴中,雖然又騷水的潤滑,但我頂起來依然有點吃力。我的雞 八又粗又大,來回抽動了幾下,才順利的整根插入她的騷逼中。雞八被她的 騷逼中的嫩肉緊緊包圍著,我的雙手按在她的大乳房上,一邊揉搓著乳房一 邊在她的騷穴中緩緩抽動。鄧潔嫩穴真的很緊,每次抽出雞八,裡面粉紅色 的嫩肉就被我帶出來。

我沒有忘記一旁的鍾小紅,騰出一隻手在她的身體上撫摸,我把手指 在鄧潔的騷穴口上粘了些騷水,然後插入鍾小紅的小穴,來回地抽動手指, 大拇指按摩著她的陰蒂。鍾小紅的身體被我撫摸地漸漸有了反應,小穴中開 始有騷水流出來,我加快了速度,雞八和手指以同樣的速度同時操著兩個騷 逼。鄧潔被我操地渾身亂顫,豐滿的乳房來回的搖擺,我的雞八可以順利地 進進出出。另一隻手還插在鍾小紅的騷穴裡,手上也沾滿了騷水,看來這個 小騷逼已經可以操了。

我暫時放過鄧潔,趴到鍾小紅身上,把她的雙腿扛在我的肩膀上,雞 八頂住她的濕潤的小騷逼上用力插了進去,鍾小紅的騷穴也非常的緊,可是 因為我的雞八上已經沾滿了鄧潔的騷水,再加上她自己流出來的騷水,所以 我的雞八並沒用費什麼勁就一插到底。這個兩個小騷貨雖然都不是處女了, 但也不是經常被男人操。這個姿勢可以讓雞八插的很深,我緩緩地抽送著我 的雞八,享受著鍾小紅的騷穴帶給我的快感。

我欣賞著我的戰果,兩個女孩的身上都沾滿了我的精液,我把精液粘 在手上,分別塗在了她們的乳房上。房間裡瀰漫著精液和騷水的氣味,我喘 著粗氣坐在兩個美女之間,欣賞著兩個被我操的濕淋淋的騷逼,騷水從兩個 騷穴中流出來粘在屁股上,屁股下面的床單已經打濕了一片,不,是兩片, 哈哈!不知道明天鄧潔看到床上的印記會怎麼想。我從鄧潔的床頭找到衛生 紙,把她們身上的精液和騷水擦乾淨,然後從我的衣服裡掏出煙盒點燃一顆 煙,深深地吸了一口,嗯!爽∼!我忽然有了一個可笑的念頭,讓她們也抽 一口怎麼樣?不過可不是用上面的嘴,是用下面的「嘴」哈哈,我為自己的 這個靈感竟笑出聲來,我深吸了一口煙,然後先扒開鍾小紅的陰唇用手指把 騷穴盡量地撐開,把煙吐進她的小穴深處,嘴唇一離開陰唇一股煙從她的騷 穴中慢慢地冒了出來,我又如法炮製把煙吐進鄧潔的騷穴,看著兩個美女的 騷穴中煙霧繚繞,我捂著嘴笑得前仰後合。哈哈哈∼∼∼兩個小騷貨如果明 天發現她們的小穴中竟然有煙草的味道,不知道會怎麼想,估計讓她們想破 頭也想不明白是怎麼回事,哈哈哈哈……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