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婆,淫蕩女教師小杏。經典!! [1/4]

秋天,我從學校畢業,在一所高中教書,我是三個新人老師之一,也是唯一的黑人,而這所學校也有各種不同人種的學生。

這裡的所有老師也和一般的公務員一樣,打算在這所學校終其一生,其中有一位訓導主任名叫巴克,他有一身健壯的肌肉,看起來像一隻大灰熊,還有兩名體育老師,名叫巴奇和林克,他們也都是黑人,我進入學校後,立刻和巴奇成為朋友。

學校裡的女老師們,要不然是一些老處女,要不然就是一些小家庭主婦,她們都對我敬而遠之。

但是只有一個例外,她的名字是魯小杏,大家叫她魯老師,但是男學生和男老師私底下都叫她「乳」老師,因為她的身高雖然不高,但是卻有一對豪乳,而且她的打扮不像其它女老師那麼保守,她喜歡穿著很緊的迷你短裙,展露出她修長的雙腿和渾圓的臀部,當她走過走廊,所有男學生和男老師們,都眼精也不眨地看著她的胸部和臀部。做為一個新來的黑人老師,我並不是很容易被其它同事所接受,我把所有的時間拿來努力工作,也經常在晚上準備第二天的課程,或是改學生的作業,我發現家庭作業是很無聊的事,而學生們也很顯然地討厭作作業。

這就是我的生活,直到十月中旬完全改觀,那天中午我在吃飯時,巴奇過來和我說話

「最近怎麼樣?」他問道

「還不錯,你呢?」

「好得不得了,真是不能再好了,下課之後,你有什麼計劃嗎?」

「沒有,怎麼了?」

「我問你,你玩過白人女人嗎?」

「我沒玩過,我想和別人差不多吧。」

「不,不,白人女子喜歡黑人的老二,她們看到黑人的老二會尖叫,而且會一直想做,我想你還是個處男吧,如果你曾經和白人女子交往,那麼你就會感受到世界上最偉大的愛。」

「聽起來不錯,那重點呢?」

「你只要付我五百元,做為我活動的開支。」

「蠻便宜的,那女孩的條件如何?」

「當然是最好的,你相信嗎,是「乳」老師?」

「少來了,你在唬我,不行!」

「你聽著,這是一個小聚會,我以前也找她辦過。」

「我還是覺得你在騙我,她這麼美、這麼純潔的女子,怎麼可能有這種事。」

「我告訴你,我上過她,上次我還帶林克去她家,我們兩個一起上她。」

「哦?是嗎?那她的先生呢?幫你們開門嗎?」

「不,他是一個白痴,認為事業比家庭重要,他日以繼夜地工作,把他的騷老婆一個人留在家裡。」

「我是曾經聽過她和雷夫有什麼曖昧的關係。」(雷夫是我們的副校長,一個長得不錯的三十出頭白人。)

「這已經是去年的事了,雷夫的老婆警告雷夫,不能再和她見面,否則就要殺了雷夫,雖然「乳」老師的丈夫也知道這件事,但是沒有什麼反應,巴克在前年上過她,也是他牽線讓我搞上乳老師的。」

「媽的!算我一份吧!她常常這麼做嗎?」

「不,這是我們為她準備的驚喜。」

「等一下,她不知道?我們就這樣去她家?」

「聽著,我告訴她我不希望有別人看到,所以我們要去汽車旅館,我們一共有六個人,她看到這麼多人也許會嚇一跳,但是她會很喜歡的,上一次我和林克一起搞她,她高興得快發瘋了,她是一個蕩婦,所以別緊張,而且她的丈夫從來不讓她喝酒,因為她只要一喝了酒,她就可以讓妳對她為所欲為。」

「好吧,那時間和地點呢?」

「我想我們下班後應該是七點半了,我和她是約在七點四十五,就在友連路上的那家汽車旅館,你可以晚一點走,等一下我會告訴你房間號碼,你們來之前,我會讓她先喝點酒。」

「好吧!這是我該付的錢」我從皮包裡拿出五百元。

終於下了課,巴奇告訴我,在八點的時候和林克在二二五號房間門口見,然後我看著他在七點半的時候他和小杏離開學校,過了幾分鐘,我看到林克和幾個男老師一起離開,接著我也走了。

我開車到了旅館,那家旅館就位於高速公路邊,如果由房間的窗口看出去,可以看到我們學校。二二五房是在二樓。

林克還沒有來,不過我看到旅館門口停了好幾部車,車上都有人坐在裡面,所以我也不確定林克是不是在車裡,大約是八點的時候,巴奇從旅館走出來,我們所有的人都下了車和他會面,加上巴克,我們一共是八個男人,其中有一半的人我不認識,唯一相同的,是我們全是黑人。

巴奇告訴我們,林克去買啤酒了,馬上就會回來,就在這個時候,林克回來了,在我們幫忙把啤酒從車上搬下來的時候,巴克則回到樓上。

「喂!賤貨,妳為什麼還不把衣服脫了?快把衣服脫了!」我們站在門口聽到房內傳出巴奇的叫聲。

我們全部上了樓,站在房門外,看到巴奇比了個手勢,要我們等一下,好像是要等小杏把衣服脫了。

「好了,這才乖,」他比了個手勢,要我們進去,當我們進門後,他接著說道:「因為我們需要很多的啤酒,所以我叫人送過來。」

這個時候,我終於看到小杏身上只穿著吊襪帶和絲襪坐在床上,臉上滿是驚恐。

巴奇拿了一瓶啤酒過去,而林克也走了進來把門關上。

「小美人,我知道妳喜歡黑人的大老二,所以我找了一些朋友來實現妳的願望,來,喝點酒,這可以幫助妳放鬆自己,」巴奇用很平靜的聲音對她說。

在小杏還來不及說什麼的時候,巴奇把打開的啤酒遞到她的唇前,倒進她的嘴裡,一邊摸她的乳房,一邊說道:「我們要輪姦妳,寶貝。」

林克要我們都去床邊,我們跪在她身邊開始愛撫她,我在她的右腿附近,於是我摸著她的右大腿內側,其它人都摸著她的其它部位,我可以感覺到小杏身體的顫抖,不知道是害怕還是興奮。

林克脫下他的褲子,表示他要第一個搞她,他說道:「幫我把這個爛貨的腿張開。」

林克的老二不是全世界最大的,看起來只有十三公分左右,但是當他插進小杏體內時,小杏的表現就像他有一根馬的大老二一樣。

巴奇退到一旁,兩個人抱住小杏的手臂,我和另一個人抱住她的腿,另外三個人開始脫衣服,

「拜…拜託你…別…別射進去…」在林可的抽送之下,小杏斷斷續續地說道:「我…我還沒…沒有避孕…」

「臭爛貨,我可管不了這麼多,算了吧!」林克說道,然後他更用力地幹著小杏。

林克又插了幾下就完事了,可能是小杏本身就是一個很吸引人的女人,讓他撐不了這麼久吧。

我們全部都坐在一旁,想看看誰是下一個,只有一個人打開一瓶啤酒,倒進小杏嘴裡,小杏根本說不了什麼話。

當她喝完啤酒,另一個男人己經走到她的兩腿之間了。

「爛貨,他是小凡,他是第二個幹妳的人,他是一個消防員,所以他知道如何控制水管,」巴奇像個球賽轉播員報導下一個打擊手的方式,告訴小杏。

我不認識小凡,他的老二細細的,大約有廿公分長,他馬上把他的陰莖插進小杏濕透了的陰戶中,而且開始抽送。

我一直注意小凡的陰莖抽送的動作,忽然聽到小杏的呻吟聲變得低沉,原來是另一個傢伙脫光了衣服,把他細細的老二插進小杏嘴裡,而小杏也開始很熱烈地吸吮。

「這就對了!好好吸它,妳嘴裡這根好吃的陰莖是彼特的,他是我們姐妹校的警衛。」巴奇繼續他的播報員工作。

我一直茫然地看著這個我一直很喜歡的美女,被兩個她從來不認識的男人姦淫著,這個女人從來沒有好好跟我說過話,她現在在我面前張開雙腿,讓男人們一個接一個地幹她,黑人們的精液接二連三地射進她的陰道和嘴裡,我的老二硬得讓我幾乎站不起來。

小凡開始加速抽送,最後低吼了一聲,射精在小杏體內,停了一會兒,他停止喘氣後,才把陰莖拔了出來。

我看到小杏的陰戶裡流出白色的精液,滴到她的屁眼上,彼特讓小杏含著他的陰莖,像釣魚似地拉著小杏的頭,讓她的頭移到了床邊,垂到床下。

小杏這個姿勢,正好可以讓彼特插進她的咽喉,彼特狠狠地幹,但是小杏顯然覺得不太舒服,她想別過頭去,不讓彼特插進去,但是彼特握住她的下巴,不讓她亂動。

同時,小凡代替米區的位置,抓住小杏的腿,而羅埃頂替小凡的位置,把他的陽具輕易地插進小杏的陰戶中。

「一根新的老二,爛貨,他是羅埃,我的一個老朋友,他幫我重新裝潢我的房子,他的手藝很好。」巴奇得意地道

在幾年前曾經有人告訴我,強暴一個白人女人,會受到嚴重的處罰,不過我們現在正在輪姦一個白人美女,我們正把白人們種族岐視所受到的鳥氣,發洩在這個女人身上,我們毫不留情地差辱她、侮辱她,這個自大的白種女性!

「對!用力幹她!狠狠地幹!」我發現我說出這句話

彼特從小杏口中拔出陰莖,開始射精在她的臉、頭髮和乳房上,現在的小杏似乎只不過是個裝精液的容器而已。

此時天已經黑了,彼特過來代替我抓住小杏的腿,而我開始脫衣服,等著幹小杏的肉穴。

米區走到床邊,抓住小杏的後腦,把陰莖塞進她的口中,

「小杏,妳現在嘴裡含著的這根陰莖是米區的,妳認識他,他是我們學校的職員,我告訴妳他是誰,是因為我怕精液遮住妳的視線,讓妳不知道誰在幹妳。」巴奇說道

羅埃很快地射了精,我立刻接了上去,把我的陽具插進小杏的陰戶中,她的陰戶裡現在全是精液,但是能搞上小杏這個美女,還是讓我很興奮。

「阿格正在幹妳,他還是個處男,妳要溫柔地待他。」巴奇說完大笑

我抽送的時候,小杏的乳房在我眼前晃動,好像等人來吸它,不過乳房上都是汗水和精液,看起來很髒,不過我不在乎,我揉著她的乳房,用力擰她的乳頭。

我看到米區開始猛烈地抽送小杏的嘴,接著小杏的嘴角噴出一些精液,當米區把他的陰莖拔出來時,還有幾滴精液滴在小杏的臉上。

我聽到身後傳來說話聲,那是兩個人正在討論誰要搞小杏的嘴,誰要搞小杏的小穴,那兩個人一個看起來相當年輕,另一個則是粗壯的大塊頭。

最後,那個年輕小男孩站到了小杏的嘴前,他生澀的動作讓小杏很興奮,小杏抓住他的陰莖,當她的舌頭碰到他的龜頭時,那小男孩緊張地發抖,而小杏也發現了,此時她的臉上滿是惡作劇的神情。

「這又是一個處男,爛貨,他是艾爾,是米區的侄子,他只有十三歲,」巴奇說道:「明年妳就會教到他了,我希望妳現在就能先為他上一課。」

小杏聽到這個男孩將會成為自己的學生,臉上的表情滿是驚恐,這個樣子讓我興奮得要命,所以我立刻射精了,這個感覺很奇怪,我幾乎倒在她的兩腿之間。

我還沒有休息,那個粗壯的大個子就把我拉開,把他的大肉棒插進小杏的陰戶內,小杏含著艾爾的陽具,不停地喘息。

「這最後一根老二是喬治的,他是我的表弟,」巴奇接著道:「他不是處男,但是他已經五年沒有碰過女人了,因為他剛出獄,所以當他射精的時候妳最好小心點,他的精液可能會淹死妳!」

喬治幹小杏時看得出來他心中滿是對白人的怨恨,我之後才知道,他就是因為強姦了一個白人女子而坐牢的,他一直猛烈地抽迗,直到那個小男孩都射精在小杏的嘴裡,他把小杏的腿高高抬起,讓自己的陰莖插得更深,每一次的抽送都幾乎讓小杏喘不過氣來,小杏差點昏了過去。

當我們都搞過小杏,我們開始休息,這時已經九點了,我們連續不停地幹她,已經幹了一個小時,小杏躺在床上不停地喘息,她的胴體因為汗水和精液而顯得發亮,她的頭髮又濕又黏,過了幾分鐘,她的呼吸恢復平靜,她才開始注意週圍。

「我得回家去了,」她道

「去把妳自己弄乾淨,」巴奇對她說

她下了床,步履蹣珊地走進浴室

「她真的是個大騷貨,你在哪裡找到她的?」艾爾問道

「我不是告訴過你了嗎?」巴奇答道

「是啊,可是我還想再上她一次,我從來沒有看過這麼騷的女人,」米區說道

「媽的,我也想玩她的後門,」喬治說道

「你們怕什麼,反正時間還早,」巴奇答道:「我早就安排好了,我剛才把這個婊子的衣服和車子鑰匙扔到我的車上了,她現在什麼地方也去不了,而且巴克說她喜歡搞屁眼,如果連巴克的大老二都插得進去,我們插她自然也沒有問題。

小杏洗好澡走進房間,她還是很美,她開始找她的衣服。

「我的衣服呢?」她問道

「別管衣服的事了,給我一罐可樂好嗎?」巴奇說道

小杏看了房間一眼,問道:「哪裡有可樂?」

「外面的販賣機裡有可樂。」巴奇對她說

「我不能這樣出去。」小杏滿臉害怕地道

「妳當然可以,這裡沒有人想出去,只要妳去買,妳就可以拿回衣服。」巴奇恐嚇小杏

她本來還想抗議,但是最後知道那是沒有用的,她認命地從巴奇手上接過了硬幣,林克幫她開了門。

她走出門的時候是一手橫在胸前,遮住她的乳頭,另一手遮住她的陰戶,讓我想起了維納斯的誕生這幅世界名畫,看著她這個狠狽樣,我們都忍不住大笑。

「你確定讓她這樣出去沒有問題嗎?如果別人看到了,可能會報警的。」林克說道

「不太可能啦,我是要讓這個婊子知道誰才是老大,除此之外,如果真的發生什麼問題,這個房間也是用她的名字登記的,是她請我們來的,我們也不會有事。」巴奇解釋道

在小杏出門後,林克把門關了起來,所以小杏回來時,得在門口敲門,巴奇對林克做了個手勢,要他慢慢開門,而當林克開門時,我們聽到一陣拍手的聲音,很明顯地,有人看到一絲不掛的小杏了!

她滿臉通紅地進了門,把可樂交給林奇。

「可以把衣服給我了嗎?」她問道

「妳要這些衣服做什麼?還有這麼多啤酒沒喝完,而大家的老二又硬了起來,他們還想再上妳一次。」巴奇對她說道

「可是我得在我先生回家前趕回家,家裡的媬姆也不能待得太晚。」她答道

「別擔心,我們會在妳丈夫回家前送妳回家的,現在才不過九點十五分,我知道妳先生不到半夜是不會回家的,妳的媬姆就住在妳家隔壁,所以妳可以待晚一點,再喝點啤酒。」巴奇說道

林克拿了一瓶啤酒給她

「謝了,」她對林克道謝,然後對巴奇說道:「你保證會在我先生回家前,送我回家?」

「我保證,親愛的,」巴奇答道

「好吧,」她喝了一大口啤酒:「誰要先來?」

還是林克第一,他背對著小杏向我們眨了眨眼,然後躺在床上,小杏上了床跨坐在林克身上,慢慢地讓林克的陰莖插進她的陰戶,插進去後,林克伸手把小杏,讓她伏在自己身上,小杏緊緊地抱住林克,似慎很喜歡這種感覺。

林克叫羅埃到小杏的後面去,小杏一直不知道怎麼回事,直到她感覺到羅埃的龜頭碰到了她可愛的屁眼,她想要扭動臀部,不讓羅埃插進去,但是林克緊緊起抱住她。

「噢!請不要這樣,不要弄這裡。」她哀求道

「我們知道妳喜歡這樣,所以,好好享受吧!」巴奇說道

她屈服地道:「至少得用些東西潤滑吧。」

這時候,米區開了一罐啤酒走上前,倒在她的肛門上,我看看了大笑不已,羅埃就把龜頭,沾了沾啤酒,用力地往小杏的後門裡插。

小杏把她的臉埋在林克胸前,羅埃開始抽送,我們則在一旁等著搞小杏的後門。

兩根陽具在小杏體內抽送,剛開始時很慢,後來越來越快,越來越快…

「哦∼∼,用力∼∼用力!!」小杏哭叫道

羅埃沒有支持多久,他射精在小杏的屁眼裡,然後立刻起身,換米區上來搞,羅埃走到小杏的面前,想讓她用舌頭把自己的陰莖舔乾淨,小杏拼命地搖頭,不想碰這個剛插進自己肛門的陽具,但是羅埃抓住她的頭髮,硬是把陰莖塞進小杏嘴裡。

小杏的頭和尾都各插了一根陰莖,看超來就像一串烤肉

當她把羅埃的老二舔乾淨後,她向我們要了一罐啤酒,她開口時,嘴角還滴出一滴精液,滴在她的胸前。

羅埃拿了一罐啤酒送到她的嘴邊,小杏一口氣喝了半罐。

當米區也完事後,他同樣地到小杏的面前,把陰莖插進她的口中

當輪到艾爾時,他只要小杏口交,所以就該我來搞她的屁眼。

我從來沒有搞過女人的後門,所以我非常想搞小杏,我撥開她的屁股,看到她的肛門中流出一些白色的精液,而她的陰戶裡還插著林克的陰莖(林克一直插在裡面,也沒有抽送,就這麼插著),而她的屁眼還是開著的。

我想起這個女人在學校是如何的清高,我忍不住狠狠地把我的陰莖插了進去,小杏艱難地喘氣,我用力地開始抽送。

不久,小杏開始扭動臀部,迎合我的抽送,沒過幾下,她的身體開始痙攣,我本來以為我剛幹了一次,這一次會比較久,但是當小杏開始扭動屁股時,我忍不住抽陝得更快,沒多久,我又射精了。

她用嘴弄乾淨每根陰莖之間,都喝了不少酒,當我把陰莖從她屁眼拔出來插進她嘴裡時,她幾乎已經醉倒了,只舔了我的老二幾下,當喬治幹她的時候,她已經不省人事了,任由喬治猛力抽送。

當喬治幹完她,林克從小杏身下爬了起來,該他搞小杏的後門

他看著小杏的屁眼,咒罵道:「他媽的,這裡面這麼多精液,我不想搞這裡。」

所以林克改插小杏的陰戶,開始抽送…

當林克搞完,已經是十點半了,巴奇今晚一直穿著衣服,我不知道他為什麼沒有上來搞小杏。

巴奇從椅子下拿出一台拍立得相機,走近床邊,把小杏屁眼慢慢流出精液的樣子,拍了一張照片,然後要我們幫忙,把她翻過身來,讓她的臉朝上,兩腿張開,又拍了一張照片,然後又要我們所有的人,握住自己的老二,圍在她身邊,讓我們八條黑色的陽具,襯托她潔白、美麗的胴體,又拍了一張照。

「嘿,你能幫我拍一張我把老二放進她嘴裡的照片嗎?」小凡問道:「我想帶回去給我消防隊的朋友看。」

最後,我們每一個人都一個接一個的把陰莖放進小杏的口中,拍一張照片留做記念。

我們拍完照後,開始穿衣服準備離開,當我穿好衣服的時候,巴奇過來要我幫他把小杏送回家,他說他待會兒會送我回來開車,我們拿起床上的床單包住小杏,抱她上她的車,把她放在後座,我看到她的頭髮上都是汗水和精液,甚至還有些精液從她的雙腿間流出來。

我開小杏的車,跟著巴奇的車到她家,我很擔心我們到她家的時候,她的丈夫已經到家了,但是巴奇向我保講,她的丈夫起碼還要一個小時才會回家,

當我們到了她家,巴奇去敲門,他告訴那個媬姆小杏身體不舒服,我們送她回來,並且打開小杏的錢包,給了那個媬姆一大筆小費。

在她回家的時候,她看到我們把小杏抱下車,當她發現床單下的小杏什麼都沒穿時,她嚇了一跳,但是什麼也沒說的離開了。

我們進了屋子,我本來要把小杏抱進浴室,幫她洗個澡,但是巴奇卻要我直接把她抱到臥房。

「如果她的丈夫看到她這個樣子,他會知道她被輪姦了。」我反對道

「那就讓他知道他娶了個什麼樣的爛貨吧,也許這樣對他比較好,」他反駁道:「讓這個白痴知道,他老婆喜歡被黑人幹,也許他早就知道了,我曾經看過許多小說,很多性無能的白人都喜歡看他們的老婆和別人性交。」

「我想你大概還想和她交往吧,你這麼一來,她也許再也不會和你說話,或者,他會告你強暴她。」

「那就是為什麼我故意讓很多人看到她和我一起走的原因,我會說有很多人看到她自願和我在一起,這是她主動要我們做的,當然我還會和她交往,你還不知道她是個色情狂嗎?巴克還有一次把她灌醉,在她家客廳搞她屁眼,搞完沒幾分鐘,她的老公就回家了,巴克躲在客廳的一落,動都不敢動,看著小杏的老公看著小杏一動不動地躺在地上,屁眼還慢慢流出精液。之後過了幾天,小可表現得像是什麼事也沒發生一樣,她對性已經上了癮,不過一個星期,她又會自己找上門來。」巴奇答道

巴奇把那張八根陽具圍著小杏的照片放在床頭,然後拿起小杏的唇膏,在她的胸前寫下「爛穴」兩個字,幫她蓋上被子,離開她家。

在之後的幾個月,我們確實又上了小杏,有一次巴奇拿一張小杏和整個足球校隊性交的照片給我看,他說他對球隊說,如果他們打贏比賽,他會安排一個慶功宴,請「乳」老師來助興,結果球隊辦到了,而他也說話算話。

又過了兩個月,一切都停了,小杏看來刻意疏遠我們,四個月後,我們發現了原因。

她懷孕了!

那年秋天,學期結束,她再也沒有回到學校,有謠言說她生下一個黑人的小孩,她的老公因此和她離婚,我們甚至聽到她搬到別的地方去了,而謠言中並沒有提到她生下來的那個黑人小孩到哪裡去了。

我還是一樣在教書,而且結婚了,過著單純的家庭生活,雖然我對我的老婆很忠實,但是我還是常常想起,我的處男交給了一個淫蕩的女人--小杏。